������������������

左營老人活動中心實習總心得

樹德科技大學104年度兒家系實習生 陳韻竹

  在《燭光》實習讓我學到很多──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看到很多不同類型的家庭,各種不同背景的長輩。日間托老、長青學苑,甚至來機構當志工的長輩家裡經濟狀況都比較好,讓我感覺比較活潑、開朗。而我們訪視的個案,大多相對比較弱勢,有些自己一個人住,但經濟狀況還過得去,也能自己打理生活;有些屬於高風險個案;有些長輩不是獨居也能自行打理起居但需要照顧其他人──配偶、子女、兄弟等等;也有長輩靠著政府每月微薄的補助,身體不良於行,甚至還有其他疾患,只能仰賴居服員的照顧,這樣的個案都很需要關懷及陪伴。

 

  記得有一次黃大哥要我和琇媛單獨去訪視個案,要我們講故事給個案聽,也可以推輪椅帶她去外面走走。當時覺得講故事好困難,為什麼要講故事?但其實重點是陪伴獨居的長輩,怕我們不知道要和長輩說什麼,而讓我們說故事給她聽。當天說完故事後,告知長輩我們要離開時,奶奶很捨不得的說:「你們要走了噢,再多坐一下啦!」聽到這句話,心裡頓時感到不捨,這樣短短的一句話,透露出獨居老人的孤獨,她一天大約20個小時都在床邊的人,只能被動的等待別人來探視,無法積極的走出家門進行社交活動,這樣的情況真的很令人不捨。

 

  這樣的個案十分需要仰賴他人照顧,但是身旁沒有人可以照顧她,經濟的考量也讓她無法雇用看護,這時便是社會工作者發揮功能幫助個案的時刻,例如幫忙尋找可用的資源、評估個案的狀況後可以看有什麼可以申請的補助,以及是否可以申請居服員照顧,或者結合基金會、里辦公室等募物資,轉贈個案物資,也定期追蹤個案的狀況。

 

  還記得士玲督導曾和我們說過:「社工只能確保個案有安身立命的住處、能填飽肚子,但也無法讓他們過得很好。」這樣的話聽起來很消極、很負面,可是比起無家可歸、三餐不濟的人,社會工作的介入能讓個案滿足生理、安全和些許的社會需求,雖然不是錦衣玉食,但是至少粗茶淡飯生活有基本的保障。

 

  蓮池潭山明水秀的風景映著左營老人活動中心,中心內的人員更是溫暖,負責中心行政的士玲督導,常教導我們社會工作的專業知識,常和我們討論未來生涯規劃,也常和我們分享她的人生經驗,提供我們更多未來的選擇,也會幫我分析優缺點,真的讓我受益良多。負責課程安排及個案的黃水井社工,常帶我們出去訪視個案,常教我們訪視個案的知識、技巧,在黃社工身上我看到強大的資源連結,也看到服務的熱忱,都很值得我學習、借鏡。

 

    熱情、直爽的志工隊長-胖媽,常與我們分享她做事原則及人生歷練,對的事情不吝給我們鼓勵,遇到不對、需要改進的地方會義正嚴詞的指正,雖然有時比較兇,語氣比較嚴肅,但是我們都知道胖媽是對我們好,有時後胖媽還會在事後向我們解釋不是故意要兇我們的,真的非常可愛。

 

    負責機構雜務的替代役-富仁也教導我們中心的許多事,訪視紀錄的回報,送餐服務的路線、技巧,活動的會場布置等等,也常告訴我們面對各個長輩應該如何應對會比較好,他的分享讓我在機構內能更快的融入。

 

    日托的生活輔導員們都很熱情,看他們上課,我們也學習到很多帶班的技巧,也常關心我們吃飯了沒,適不適應等等。日間托老的長輩們尤其可愛,充滿活力的唱歌、跳舞,一點都不像老人,遇到活動時,玩的比我們還瘋,做勞作時,專注的眼神,努力的剪紙、仔細的黏貼、無限的創意,讓我都自嘆不如。

 

謝謝《燭光協會》給我們這樣的學習機會,讓我在這裡學習到社工的專業知識,能夠自己去關懷訪視;能打電話向長輩問安,也學習到個案記錄的撰寫及帶活動的技巧,除了社工的專業外,也學習到正確的工作態度,與人相處的人際互動,與長輩溝通時,盡量用台語應對可以降低他們的緊張,而長輩也都很親切,把我們當作自己的孩子照顧我們、關心我們,讓我真的很感動。

 

謝謝學校讓我們有這麼好的機構實習,謝謝機構的各位熱心指導我們,謝謝。

        略過巡覽連結首頁 : ������������������ > ������������ > 現在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