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姊妹情深

蘇鳴東

又是一年一度鳯凰花開驪歌乍唱的時節了。座落在指南山下的國立政治大學跟往年一樣,也舉行七十五年度的畢業典禮。 

一千多位的畢業生,穿起學士袍,戴上學士帽,端坐在禮堂之中;台上坐著校長、各院院長和貴賓。場面摻雜著興奮與感傷,興奮的是四年來勤勉苦讀,通過無數次的考試,終於學業有成;感傷的是即將離別朝夕相處的老師、同學和學校的一草一木。當驪歌唱起,往日的學生生涯,都將隨著歌聲而消逝,每個人都將踏出校門,進入社會,面對一個陌生的環境,開始為立業、成家而奮鬥。


畢業典禮在樂隊的奏樂聲中揭起序幕,會場中的竊竊私語聲立即停止而歸於寂靜。校長首先致詞,一面恭喜大家完成學業,一面勉勵踏入社會後要繼續不斷充實學識,學習待人處世之道,以高尚的情操服務人群,奉獻國家、社會,不要為一己的名利謀。接著,貴賓致詞,同樣是充滿期許的話語。

來賓致詞告一段落後,校長宣佈:「今天的畢業典禮,我們要頒一個獎給國際貿易系應屆畢業生陳美華同學的姊姊陳寶嬌小姐。陳美華同學因為雙腿不良於行,在過去四年中,她姊姊陳寶嬌每天開車接送她上下學,還揹著她進出教室,風雨無阻,四年如一日,犠牲自己的青春,毫無怨言,這種友愛精神,令人敬佩,令人感動,實在是青年人的楷模。我們現在請陳寶嬌小姐上台接受頒獎。」

陳寶嬌姊妹的故事,在政大的校園裡早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政大的師生經常看到陳寶嬌開車載妹妹到學校,揹著妹妹進出教室、陪伴妹妹,無不敬佩陳寶嬌友愛妹妹的崇高德行而感動不已的。大家聽到校長這項宣佈都覺得陳寶嬌實至名歸,理當得這個獎。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陳寶嬌的身上。

陳寶嬌慢步走上講台,顯得有點興奮、緊張,她向校長鞠躬,從校長手上接過「彝倫典範」的銀牌,全場立即報以熱烈的掌聲。 

陳寶嬌的妹妹陳美華,在三歲時不幸感染小兒麻痺症,以致雙腿無法行動,童年時期很少和小朋友一起玩,所以養成內向、愛讀書的個性。由於她聰明過人,又非常用功,因此,小學、國中、高中的成績都十分優異。

陳美華因雙腿無法伸直,不能利用拐杖行走,就讀國中、高中時就靠家人送到校後由同學幫忙照顧。但是,自從四年前考上政大後,因為家住士林區,到木柵政大上學,路途遙遠,加以大學的課程又沒有固定的教室,常常要變換教室上課,上下樓梯十分不便,又不好意思麻煩同學幫忙。這個上學的難題因擾著美華,不曉得怎麼辦才好。好在,姊姊陳寶嬌體貼父母的辛勞,疼愛肢體殘障的妹妹,毅然負起接起妹妹上學的責任。寶嬌每天開車載妹妹到學校,又揹著妹妹上下樓進出教室,而且還留在學校陪伴妹妹。中午買便當,兩人共進午餐,一直等到她放學,再接她回家。

寶嬌四年來,風雨無阻,毫無怨言的負起照顧妹妹的愛心與耐心,令政大的師生們無限欽佩,感動不已。  

美華妹妹雖然雙腿殘障,行動不便,但她一點也不自卑,更不自怨自艾,她樂觀奮鬥,勤奮向學,所以,在大學四年,品學兼優,其中以英語、會計學成績最好,並沒有讓爸爸、媽媽和家人失望。她對三姐寶嬌為了幫助她完成學業,犠牲了青春和就業機會,十分感激,卻又感到愧疚,不知該如何報答。

進取心甚強的美華很想報考政大商學硑究所繼續深造,唯一讓她不安的是在碩士班的求學過程中又要偏勞姐姐了。  

(資料來源:七十六年六月十四日聯合報)
        略過巡覽連結首頁 : ������������ > ������������������ > 現在位置